猴子自拍照,摄影师起诉争版权

这是只苏拉威西黑冠猴(Macaca nigra),猕猴属里看起来最逗逼的一种。

这两张照片,都是由英国摄影师David Slater——的相机——拍摄的。



2011年,Slater在印尼进行拍摄活动。然后……然后他的相机被黑冠猴给偷了。这只臭美的猴子,拿着他的相机疯狂自拍,当然其中有很多模糊不清的图片,但这两张真他妈的是杰作。

照片当然就火了。

之后,维基百科采用了这几张照片。并且在作者那一栏标注:“The monkey on the photo(猴子自己拍的)”。

摄影师David Slater不爽了。他决定控告维基百科的母公司WIKIMEDIA,因为维基百科认定这张照片的作者是猴子,不是摄影师,这样一来,照片的著作权就不是摄影师。这么红的照片著作权不是自己的,显然会影响摄影师的收入。

摄影师说:“我拍10万张照片,才有1张能供我继续拍摄下去。这张照片就是这样的能让我谋生的照片。它就像我花了一年才完成的工作,真的。( It was like a year of work, really.)”

转自:http://www.guokr.com/post/616481/

【这件事上我支持猴子,你呢?】

未经训练猴子的肌肉强度超过人类专业运动员

中科院和马克斯普朗克研究院的研究人员比较了人类和其它哺乳动物不同器官组织的代谢组,发现大脑的增强伴随着肌肉的削弱。

他们测试了人类、黑猩猩和猴子之间的肌肉强度,发现黑猩猩和恒河猴是人类的两倍,一直生活在笼子、从未经过训练的猴子的表现超过了美国大学生男篮运动员和专业登山员。

大脑只占人体重量的2%,但却消耗了五分之一的代谢能量。为了维持大脑的运作,人类只能发明烹饪。研究人员发现,人类大脑前额叶皮层代谢作用的变化速度比黑猩猩快四倍。大脑的增强伴随着肌肉的削弱。论文发表在《PLOS Biology》上。

中国空军训练猴子驱赶鸟

“报告!机场跑道旁杨树林里又发现了几个鸟窝!”听到对讲机里驱鸟员的报告,北空某场站驱鸟队队长苏闯一改往日的眉头紧锁,而是满脸兴奋:“别担心,现在我们可有秘密‘武器’!”



鸟情就是命令。“嘟!”随着一声尖锐的哨音,猴舍里的两只猕猴霎时来了精神,站立了起来,一前一后跳到该队下士驱鸟员马俊亮的电动车上。原来,这秘密“武器”就是该场站从千里之外新引进的两只猕猴。

“机场上空的飞鸟是影响战鹰飞行安全的第一隐患,一只小小的飞鸟随时都可能酿成重大灾祸,来不得半点掉以轻心。”谈起飞鸟,苏队长脸色凝重起来:“全世界共有八条候鸟迁徙廊道,而我们机场就处于其中最大的一条迁徙廊道‘东亚—澳大利亚迁徙线’上。每年3月伊始,大批候鸟从南方迁徙而至,机场周边树上的鸟窝便会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势头遮天盖地形成,给飞行安全带来极大威胁。”

苏队长对笔者说:“以往拆除鸟窝主要采取猎枪打、人工掏、竹竿捅等方式。用猎枪打一个鸟窝往往需要十几发子弹,成本很高,还不易清理干净;人工掏鸟窝,耗时长,难度大,一旦失足跌落,后果不堪设想,现在已被明令禁止;用竹竿捅鸟窝的方式效率很低,局限性大,高处的鸟窝往往让人望而兴叹。而且往往今天清理一个,明天鸟类就会在同一位置再搭建一个。高危险、高消耗的拆除工作让我们驱鸟队苦不堪言……”

一路边走边聊,不觉间我们已来到跑道旁的杨树林里。抬头一望,几个鸟窝足有半平米见方,有的甚至搭建在将近20米高的杨树顶端。“拆除这些鸟窝可真不容易。”笔者心里嘀咕着,着实为猕猴捏了一把汗。

只见马俊亮“嘟嘟”两声哨音,一只猕猴闻令而动,飞身一跃,牢牢抱住了树干,左一攀,右一蹬,脚下生风,眨眼功夫,便穿越了纵横交错的枝杈,到达了鸟窝附近。

还没回过神来,猕猴已投入到鸟窝拆除工作中。只见它淡定自若,倚靠着树干,左右手同时开工,将鸟窝底部一支支小树枝抽了出来。没几分钟,鸟窝已摇摇欲坠。就在笔者以为猕猴还将继续一支支抽时,它却停了下来。

苏队长看出了笔者的疑惑,说道:“好戏在后头,这猴聪明着哩!”

只见它双手抓住树干,双腿凌空一蹬,剩余的半个鸟窝就彻底掉了下来。看到这一幕,笔者心里暗暗叫绝,被猕猴的聪明深深折服。

随即,两只猕猴又意气风发地投入到下一个鸟窝的拆除“战斗”中。

该场站站长王悦建告诉笔者,猕猴善于攀援跳跃,容易驯养繁殖,适应性强。训练猕猴拆除鸟窝,与一些传统方法相比,不仅避免了过度伤害鸟类,还兼具安全高效、成本低廉等诸多优点。在训练猕猴拆除鸟窝的过程中,他们还有一个惊人的发现,猕猴所拆除过鸟窝的位置,哪怕只是拆除了很少一部分,同一种群的鸟类就再也不会在同一位置上再次搭窝。据地方老专家说,猕猴在拆除鸟窝过程中会在树上留下气味,对鸟类是一种威慑,这就避免了大量重复性工作。

据笔者了解,今年来该场站在深入开展“争创学习型场站、争当学习型保障人才”活动中,拓宽思路,就困扰该场站已久的驱鸟难题进行深入调研论证,在已探索出的猎鹰驱鸟、声光驱鸟、视觉威慑等多种驱鸟方式的基础上,注重军地融合,邀请地方驯养专家教授方法,一道摸索出了猕猴驱鸟的新方法。目前,仅短短一个月的时间,该场站对猕猴的驯养已立竿见影,卓有成效。据统计,一只猕猴一天就可以拆除6到8个鸟窝,驯养以来,两只猕猴总共已拆除了180余个鸟窝,确保了飞行安全。

耳畔战鹰轰鸣声渐起,一架架战鹰呼啸着直刺苍穹。看着俏皮的猕猴和晒得黑黝黝的驱鸟队员,笔者心中满是敬意,他们不愧为守护战友生命安全的忠诚卫士。



转自 http://kj.81.cn/content/2014-05/04/content_5888582.htm

某些猴子的交谈方式与人类很像

人类交谈的一个重要特征是轮流说话:一个人说,另一个人听;这个人说完了,停顿一下,另一个人才开始说。如果两个人同时说,显然,会很难听懂对方在说什么。



这种交谈方式在动物界极其罕见,就连与人类亲缘关系最近的黑猩猩,都不会这样轮流说话,而是只会同时说。

但是最近,普林斯顿大学的一些科学家却发现,一种绒猴(marmoset)却会进行这种轮流说话。他们把两只绒猴中间用帘幕隔开,让它们彼此之间看不到,只能听。然后录下它们的叫声。

结果发现,这些绒猴的叫声符合人类语言的上述特征:轮流开口,中间有停顿。

为什么黑猩猩都不行,这些绒猴却可以,科学家推测是因为这些绒猴更加社会化。


原创编译自 http://www.wired.com/wiredscience/2013/10/monkey-conversations-language-origins/

猴子也会说悄悄话

科学家发现,如果有它们不喜欢的人类在场,绢毛猴在互相交流时会“压低音量”。这是第一次在人类之外的动物中发现“悄悄话”现象。


这群绢毛猴原产自南美洲,现在生活在纽约的中央公园动物园。研究者本来是想研究它们叫声的其他特征,却无意中发现,如果某个极不受这群猴子喜爱的员工在附近,它们叫的时候会改用较小的音量。



原创编译自 http://www.independent.co.uk/news/science/first-example-of-whispering-observed-in-nonhuman-primates-8836601.html

日本将使用1000只野生猴子检测核辐射水平

距离福岛核电站泄漏已经过了九个月,日本科学家将释放一批身上佩戴辐射检测器和GPS定位系统发射器野生猴子,用以测试福岛核电站周围森林以及邻近区域的核辐射水平和扩散速度。

这个野猴探险实验是由福岛大学教授高桥鹰幸(Takayuki Takahashi)的团队设计的,他们将这批猴子分成了14个独立的团队。

该项目的首席科学家解释说:“众所周知猴子跟人在各方面都很相似,而且它们不是人类,它们谁都不会真正的注意到或者关心自己是否遭受了核辐射,所以我们选择了这批野生猴子,这些猴子将帮助我们获得某些地区更精确的辐射读数,让我们对通过森林中降雨、植物以及河流扩散的核辐射水平有更好的了解。”

这项计划将在明年春天开始实施,佩戴测量颈圈的猴子将在两个月内“监控”森林。

个人评论:我觉得日本这样挺残忍的,为什么不能用无人驾驶车之类的机器去检测呢?

转自 http://jandan.net/2011/12/14/measure-radiation.html 2011年12月15日

贵阳一公园野生猴王死亡 负责人:其他猕猴情绪稳定

尸体被埋进泥土里,猴王的手还直直地举着。

12月20日,贵阳市黔灵山公园内的白脸哨猴王和三只猕猴猴仔的尸体被游客发现。目前,贵阳市森林公安已着手调查猴王和猴仔的死亡原因。

贵阳市黔灵山公园是中国唯一的天然城市中央公园,园内生活着数百只野生猕猴。这些野生猕猴在公园内自由生活、繁衍,十分调皮可爱,深得游客和当地市民的喜爱。在贵阳市黔灵山公园内,每天都有市民自发前往喂养猕猴。12月20日,几位前来喂养猕猴的市民在公园内的一座山顶上发现了四只猕猴的尸体,市民说其中有一只是一个猴群的猴王,叫白脸哨猴王。据了解,这只死亡的白脸哨猴王有10岁大,尸体上没有任何伤痕,死亡原因目前还不能确定。

黔灵山公园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死亡的大猕猴目前还不能确定是不是猴王,但山上其他猕猴的情绪目前较为稳定。“由于今年冬天贵阳天气较往年寒冷,12月份是近三十年来最冷的。这对新生和体弱的猕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这些猕猴很有可能生病或者被冻死。”(明显是推卸责任,猴王肯定是身强力壮的,怎么可能是体弱多病的?)这位负责人表示,猕猴死亡的原因他们现在也不清楚。“但是,这样几只猕猴在短时间内连续死亡的情况,几年来从来没有发生过的。”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他们已采取一定措施保护猕猴。“目前我们已经在园区内加强了巡逻,也增大了饲料的投喂量。”

据了解,目前贵阳市森林公安局已将猴王和小猴的尸体带走,将通过技术人员解剖调查死因确定猕猴的死亡是否存在人为因素。

喂猴人与黔灵猴。

转自 http://news.ifeng.com/society/2/detail_2011_12/23/11527993_0.shtml 2011年12月23日

猴子的叫声或带有语法

一项新研究发现,一种非洲猴子能修改个别的警戒叫声,从而产生出新的含义。因为野生猴子能在叫声的末尾加上同样的音节,研究人员推测这些属于后缀。但猴子中存在类似人类语法的观点仍然备受争议。

Campbell猴生活在西非的茂密雨林中。和许多动物一样,猴子有各种警戒叫声:Hok代表老鹰来了;krak代表豹子,boom代表非掠食者引起的扰动,如掉落的树枝。猴子也能组合不同叫声去形成新的信息。例如,对于危险性较低的情况,Campbell猴会在krak或hok的叫声之后加上“boom-boom”,表示掠食者距离尚远,不用马上逃跑。

然而科学家们怀疑这种猴子改变叫声的能力,因为它们喉部的生理结构决定了它们很难发出丰富多样的声音。

法国的灵长类动物学家Alban Lemasson试图找出猴子的声音究竟有多丰富。他和同事前往象牙海岸,花了两年时间监听Campbell猴的警戒叫声。他们发现猴子有6种警戒叫声,比之前人们认为的(3种)要多一倍。这些猴子会在特定的掠食者警戒叫声后加上“oo”,来改变含义。例如“Hok-oo”和“wak-oo”变成了关于天空的一般性警告,不管是鹰还是飞行的松鼠;“krak-oo”几乎代表了任何的骚动。

报告发表在开放获取杂志PLoS ONE上。研究人员认为猴子利用“后缀”,在有限的叫声范围内表达了更多的信息。Lemasson认为可能是因为森林植被茂密,通过视觉交流较有难度,所以通过叫声交流的方式得以发展。

有些科学家持不同意见,认为应该把带“后缀”和不带“后缀”的叫声分别放给猴子听,看它们是否能理解。(我觉得猴子显然能理解啊,要不它们怎么在不同的环境下发出不同的叫声?)

总之,人类语言的“独特之处”越来越少了。

(我根据原文 http://sciencenow.sciencemag.org/cgi/content/full/2009/1204/2对 http://science.solidot.org/article.pl?sid=09/12/07/1047244 的翻译做了较大改动 2009年12月07日)

印尼野猫认猴作父 互相依偎亲密如一家

在印度尼西亚的一家野生动物园中,一只野猫居然把一只野生猴子当成了自己的父亲,两只动物互相依偎,简直就像一家人一样。这家名为“猴子森林公园”的野生动物园位于印尼的巴里岛。

这只小猫不知何故跑到了野生猴子居住的森林当中,等管理员和游客发现它时,它居然已经“认猴作父”,被一只公猴“领养”。

报道称,这只猴子时而和小猫相互依偎,时而将小猫抱起来玩摇篮游戏,成为了动物园中一大奇观。

动物园负责人、49岁的安妮表示,这只公猴是未经驯养的野生猴子,他已经彻底把小猫当成了自己的“女儿”,如果别人靠得太近,他甚至还会张开双臂怒目而视,做出保护幼仔的动作。

转自 http://news.qq.com/a/20100827/000668.htm 2010-08-26

一猴子都能显得那么胖!

果然是人靠衣装马靠鞍……

BTW:小猴真可怜 >_<

鲤鱼*鱼骨头:

您这金箍棒,也太逊了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