雌性黑猩猩能制造和使用长矛

人类不是唯一一种能使用武器捕猎的动物。一群生活在野外的黑猩猩被观察到能制造锋利的矛去刺杀猎物。人类祖先可能也是采用类似的方式捕猎。


人类学家是在西非塞内加尔东南部的Fongoli观察到这群会制造矛的黑猩猩。矛的材料来自树枝,分叉、树叶以及脆弱的末端都被移除,它们用牙齿磨尖树枝,矛的平均长度为75厘米。手持矛的黑猩猩会悄悄靠近丛猴将其刺死。研究人员注意到,成年雌性黑猩猩比雄性更多的使用矛,成年雄性则更多依赖自身的强壮去捕猎。

转自 http://www.solidot.org/story?sid=43751 http://news.discovery.com/animals/female-chimps-seen-making-wielding-spears-150414.htm

猴子自拍照,摄影师起诉争版权

这是只苏拉威西黑冠猴(Macaca nigra),猕猴属里看起来最逗逼的一种。

这两张照片,都是由英国摄影师David Slater——的相机——拍摄的。



2011年,Slater在印尼进行拍摄活动。然后……然后他的相机被黑冠猴给偷了。这只臭美的猴子,拿着他的相机疯狂自拍,当然其中有很多模糊不清的图片,但这两张真他妈的是杰作。

照片当然就火了。

之后,维基百科采用了这几张照片。并且在作者那一栏标注:“The monkey on the photo(猴子自己拍的)”。

摄影师David Slater不爽了。他决定控告维基百科的母公司WIKIMEDIA,因为维基百科认定这张照片的作者是猴子,不是摄影师,这样一来,照片的著作权就不是摄影师。这么红的照片著作权不是自己的,显然会影响摄影师的收入。

摄影师说:“我拍10万张照片,才有1张能供我继续拍摄下去。这张照片就是这样的能让我谋生的照片。它就像我花了一年才完成的工作,真的。( It was like a year of work, really.)”

转自:http://www.guokr.com/post/616481/

【这件事上我支持猴子,你呢?】

未经训练猴子的肌肉强度超过人类专业运动员

中科院和马克斯普朗克研究院的研究人员比较了人类和其它哺乳动物不同器官组织的代谢组,发现大脑的增强伴随着肌肉的削弱。

他们测试了人类、黑猩猩和猴子之间的肌肉强度,发现黑猩猩和恒河猴是人类的两倍,一直生活在笼子、从未经过训练的猴子的表现超过了美国大学生男篮运动员和专业登山员。

大脑只占人体重量的2%,但却消耗了五分之一的代谢能量。为了维持大脑的运作,人类只能发明烹饪。研究人员发现,人类大脑前额叶皮层代谢作用的变化速度比黑猩猩快四倍。大脑的增强伴随着肌肉的削弱。论文发表在《PLOS Biology》上。

中国空军训练猴子驱赶鸟

“报告!机场跑道旁杨树林里又发现了几个鸟窝!”听到对讲机里驱鸟员的报告,北空某场站驱鸟队队长苏闯一改往日的眉头紧锁,而是满脸兴奋:“别担心,现在我们可有秘密‘武器’!”



鸟情就是命令。“嘟!”随着一声尖锐的哨音,猴舍里的两只猕猴霎时来了精神,站立了起来,一前一后跳到该队下士驱鸟员马俊亮的电动车上。原来,这秘密“武器”就是该场站从千里之外新引进的两只猕猴。

“机场上空的飞鸟是影响战鹰飞行安全的第一隐患,一只小小的飞鸟随时都可能酿成重大灾祸,来不得半点掉以轻心。”谈起飞鸟,苏队长脸色凝重起来:“全世界共有八条候鸟迁徙廊道,而我们机场就处于其中最大的一条迁徙廊道‘东亚—澳大利亚迁徙线’上。每年3月伊始,大批候鸟从南方迁徙而至,机场周边树上的鸟窝便会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势头遮天盖地形成,给飞行安全带来极大威胁。”

苏队长对笔者说:“以往拆除鸟窝主要采取猎枪打、人工掏、竹竿捅等方式。用猎枪打一个鸟窝往往需要十几发子弹,成本很高,还不易清理干净;人工掏鸟窝,耗时长,难度大,一旦失足跌落,后果不堪设想,现在已被明令禁止;用竹竿捅鸟窝的方式效率很低,局限性大,高处的鸟窝往往让人望而兴叹。而且往往今天清理一个,明天鸟类就会在同一位置再搭建一个。高危险、高消耗的拆除工作让我们驱鸟队苦不堪言……”

一路边走边聊,不觉间我们已来到跑道旁的杨树林里。抬头一望,几个鸟窝足有半平米见方,有的甚至搭建在将近20米高的杨树顶端。“拆除这些鸟窝可真不容易。”笔者心里嘀咕着,着实为猕猴捏了一把汗。

只见马俊亮“嘟嘟”两声哨音,一只猕猴闻令而动,飞身一跃,牢牢抱住了树干,左一攀,右一蹬,脚下生风,眨眼功夫,便穿越了纵横交错的枝杈,到达了鸟窝附近。

还没回过神来,猕猴已投入到鸟窝拆除工作中。只见它淡定自若,倚靠着树干,左右手同时开工,将鸟窝底部一支支小树枝抽了出来。没几分钟,鸟窝已摇摇欲坠。就在笔者以为猕猴还将继续一支支抽时,它却停了下来。

苏队长看出了笔者的疑惑,说道:“好戏在后头,这猴聪明着哩!”

只见它双手抓住树干,双腿凌空一蹬,剩余的半个鸟窝就彻底掉了下来。看到这一幕,笔者心里暗暗叫绝,被猕猴的聪明深深折服。

随即,两只猕猴又意气风发地投入到下一个鸟窝的拆除“战斗”中。

该场站站长王悦建告诉笔者,猕猴善于攀援跳跃,容易驯养繁殖,适应性强。训练猕猴拆除鸟窝,与一些传统方法相比,不仅避免了过度伤害鸟类,还兼具安全高效、成本低廉等诸多优点。在训练猕猴拆除鸟窝的过程中,他们还有一个惊人的发现,猕猴所拆除过鸟窝的位置,哪怕只是拆除了很少一部分,同一种群的鸟类就再也不会在同一位置上再次搭窝。据地方老专家说,猕猴在拆除鸟窝过程中会在树上留下气味,对鸟类是一种威慑,这就避免了大量重复性工作。

据笔者了解,今年来该场站在深入开展“争创学习型场站、争当学习型保障人才”活动中,拓宽思路,就困扰该场站已久的驱鸟难题进行深入调研论证,在已探索出的猎鹰驱鸟、声光驱鸟、视觉威慑等多种驱鸟方式的基础上,注重军地融合,邀请地方驯养专家教授方法,一道摸索出了猕猴驱鸟的新方法。目前,仅短短一个月的时间,该场站对猕猴的驯养已立竿见影,卓有成效。据统计,一只猕猴一天就可以拆除6到8个鸟窝,驯养以来,两只猕猴总共已拆除了180余个鸟窝,确保了飞行安全。

耳畔战鹰轰鸣声渐起,一架架战鹰呼啸着直刺苍穹。看着俏皮的猕猴和晒得黑黝黝的驱鸟队员,笔者心中满是敬意,他们不愧为守护战友生命安全的忠诚卫士。



转自 http://kj.81.cn/content/2014-05/04/content_5888582.htm

某些猴子的交谈方式与人类很像

人类交谈的一个重要特征是轮流说话:一个人说,另一个人听;这个人说完了,停顿一下,另一个人才开始说。如果两个人同时说,显然,会很难听懂对方在说什么。



这种交谈方式在动物界极其罕见,就连与人类亲缘关系最近的黑猩猩,都不会这样轮流说话,而是只会同时说。

但是最近,普林斯顿大学的一些科学家却发现,一种绒猴(marmoset)却会进行这种轮流说话。他们把两只绒猴中间用帘幕隔开,让它们彼此之间看不到,只能听。然后录下它们的叫声。

结果发现,这些绒猴的叫声符合人类语言的上述特征:轮流开口,中间有停顿。

为什么黑猩猩都不行,这些绒猴却可以,科学家推测是因为这些绒猴更加社会化。


原创编译自 http://www.wired.com/wiredscience/2013/10/monkey-conversations-language-origins/

猴子也会说悄悄话

科学家发现,如果有它们不喜欢的人类在场,绢毛猴在互相交流时会“压低音量”。这是第一次在人类之外的动物中发现“悄悄话”现象。


这群绢毛猴原产自南美洲,现在生活在纽约的中央公园动物园。研究者本来是想研究它们叫声的其他特征,却无意中发现,如果某个极不受这群猴子喜爱的员工在附近,它们叫的时候会改用较小的音量。



原创编译自 http://www.independent.co.uk/news/science/first-example-of-whispering-observed-in-nonhuman-primates-8836601.html

印尼村民竟逼猩猩卖淫

台湾“中央社”10月25日援引“VICE”新闻网报道称,印度尼西亚婆罗洲热带雨林的一个村落里,发生了村民逼迫红毛猩猩卖淫的事件,最后在手持AK-47步枪的警察的营救下,这只红毛猩猩才被顺利救出。


报道称,这则故事日前在新闻网站“VICE”上被揭露后,引发各界关注。故事主角是在婆罗洲热带雨林小村落里一只名为Pony的红毛猩猩。当地村民在开发雨林时,把Pony抓了起来,并将它全身的毛发剃除,当作性奴隶,供村民发泄。一段时间后,Pony只要看到有人靠近,就会自动转身,用力扭动身体,似乎已习惯与人类发生性行为。

据报道,这件事传出后,引发各界抨击,但村民仍拒绝交出Pony,因为它可以让村民赚钱,只要有人尝试救出Pony,就会遭到攻击。在各界联名抗议的压力下,印度尼西亚警方最后出动35名持AK-47步枪的警察,成功救出Pony。不过,由于没有相关法律依据,当地村民并不会受到制裁。

转自 http://travel.people.com.cn/n/2012/1026/c41570-19394888.html

黑猩猩有预先制定计划的能力 自制“武器”攻击游客

去瑞典菲吕维克动物园看一只名叫桑蒂诺的雄性黑猩猩需要特别小心,因为你有可能被桑蒂诺事先储备的石头击中。

研究人员从桑蒂诺的行为推测,黑猩猩可能像人类一样具备预先计划的能力。

瑞典隆德大学博士研究生马蒂亚斯·奥斯瓦特通过亲身观察并采访动物园三位资深动物管理员发现,31岁的桑蒂诺会在动物园早晨开门前收集石块,建“弹药库”。它完成这件事后并不马上行动,而是等到正午前后才突然对游客发起攻击。

“这种现象确凿显示,黑猩猩会用一种复杂方式考虑将来。它们有高度发达的意识,可以在头脑中清楚想象可能发生的事,”奥斯瓦特在一篇关于桑蒂诺行为研究的报告中写到。报告刊登在10日出版的美国学术期刊《当代生物学》上。

奥斯瓦特说,桑蒂诺还会借助敲击,发现并去除石块不坚硬的地方。对于不容易拿来投掷的大石块,它会把它摔成小块,再放入“弹药库”。

“它首先能意识到可以制作这些‘弹药’,继而又计划如何使用‘弹药’,这非常特别,”奥斯瓦特说。

奥斯瓦特的研究结果印证了2006年德国科学家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德国马克斯·普朗克进化人类学研究所科学家在实验中发现,猩猩和倭黑猩猩能选出适合取回葡萄的工具,并且几个小时后还会记得带上这个工具去取葡萄。

奥斯瓦特说,桑蒂诺似乎安然享有黑猩猩家族首领地位,它不攻击其他黑猩猩,只攻击游客。

桑蒂诺和它的家族生活在一个岛状区域中,隔一圈壕沟与游客相望。

奥斯瓦特说,雄性黑猩猩对领地有天然控制欲望,因此,当看到壕沟对面的游客对它指指点点还发出笑声,而自己又无可奈何时,就会气急败坏。不过由于桑蒂诺瞄准能力太差,所以它的石头很少能击中游客。即使偶尔击中,也没有造成过严重后果。

动物管理员一度在上午把桑蒂诺禁闭,防止它囤积武器,但它的好斗脾气依旧不改。无奈之下,管理员去年秋天给它实施阉割手术。(觉得他们好过分,居然把人家阉了 T_T)

手术效果要到今年夏天才见分晓。在这家位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以北150公里的动物园,黑猩猩们只有在4月到10月间才在户外活动。桑蒂诺通常在6月和7月展示他的“特殊智慧”。

转自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09-03/11/content_10987470.htm 2009年03月11日 

狒狒能学习辨认字母组合

一项研究发现,狒狒能从无意义的字母中区分有意义的单词。尽管狒狒没有语言技能,但它们可掌握阅读的基本要素之一。

法国研究人员研究了一群狒狒,它们被安排在一个“围城”内,其中设置了数个有触摸屏电脑的亭子。狒狒可自由进入亭子里并完成电脑练习。在练习中,它们会看到由4个字母组成的序列,可通过轻拍电脑屏幕将该序列分类为单词或非单词。在给出正确答案后,它们会得到食物奖励。经过一个半月时间练习后,这些狒狒能从7832个非单词和500个单词中分辨出数十个单词,优秀的能识别308个,最差的也能识别81个单词。当然,这并不是真的阅读,它们并不知道单词的意义。这项发现显示狒狒和人类一样能记住常见的字母序列。

转自 http://science.solidot.org/article.pl?sid=12/04/13/0853245 http://chinese.eurekalert.org/zh/pub_releases/2012-04/aaft-bcl040912.php

黑猩猩会在他人求助时提供帮助

利他主义的进化一直以来让研究人员很迷惑,之前主要用“最终得利”——现在我可以帮助你,因为我预料在未来你可能对我有利——对其进行解释。然而,灵长类研究所和野生动物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进行的一项新研究表示,黑猩猩即使不会获得任何的直接个人利益或者立即的互换利益,也会无私心地帮助同类。但是黑猩猩这种帮助行为更可能是在接收帮助者的要求下进行,而不是自动进行的。

Shinya Yamamoto和他的同事通过两个不同的实验研究了六对黑猩猩。三对是母亲子女组合,三对是非亲戚关系的成年黑猩猩组合。实验设计用来检测黑猩猩是否会传递工具给自己的同类,即使做了这个以后不会给它们带来立即可见的利益。

在两个实验中,两个黑猩猩分别被放置在两个邻近的但是透明的小房间里,一个条件是提供一根吸管,这可以帮助黑猩猩喝到盒子里的饮料;另一个条件是提供一根木棍,这个木棍是用来帮助黑猩猩将饮料倒进房间里的。

在第一个实验中,这两个黑猩猩将会有不同的工具,那么具有吸管的黑猩猩就需要获得木棍,反之亦然。在第二个实验中,母亲子女组合将不可能进行互换工具,因为在24个实验中它们彼此的角色都已经定了,只能是给予工具者或者是接收工具者。

研究人员发现,黑猩猩能够传递工具给自己的搭档。但这个工具传递行为在搭档要求获得帮助的情况下(在小房间的一个洞中伸出它的手,比如说拍打)表现得尤其明显,即使没有希望从搭档中获得互换(第二个实验)和彼此之间没有亲缘关系的情况下。

“交流、互动在黑猩猩的利他主义行为中起着重要的作用,” Yamamoto博士说。“虽然人类可能在没有他人请求获得帮助的情况下就帮助他人,但是黑猩猩很少自动地为搭档提供有效的工具,虽然观察到搭档自救无效,但是这也不能够让黑猩猩自动地提供帮助。”

在请求获得帮助的情况下才提供帮助可能是更加经济和更为有效的策略。对利他行为的界定不会对提供帮助者获得任何直接的利益,在请求者提出要求需要帮助的情况下才提供帮助可以降低实施帮助者的不必要利他行为的风险。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在请求下才施行帮助”是一个理想的策略,因为在这种情况下的帮助总是有用的,而不会造成浪费。这种类型利他主义行为在人类进化过程中最初可能是由利他主义的盛行和发展促使的。

转自 http://www.lifeomics.com/?p=21076 2009-10-15

黑猩猩在无回报时仍会帮助他人

黑猩猩存在真正的利他行为,即在不期望得到回报的情况下,帮助一个无关的个体。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灵长动物学家Joan Silk曾设计过这样一个实验:相邻的两个房间里各置一只黑猩猩,其中一只黑猩猩面前放置两根杠杆,编号1和2,拉动1号杠杆,这只黑猩猩就会得到食物,若拉动2号杠杆,则这只黑猩猩在得到食物的同时也会帮助另一间房间里的黑猩猩得到食物。统计结果显示,这只黑猩猩在拉动杠杆的选择上是随意的,并不会因为能顺便帮助自己的同伴而选择更多地拉动2号杠杆。 

在最新的研究中,来自德国马普进化人类学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Evolutionary Anthropology)的心理学家Michael Tomasello及博士后Felix Warneken设计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实验。他们将三个房间分别编号1,2,3。1号房间里放有鲜美的西瓜或者香蕉,2号房间里放置一只黑猩猩,1号和2号房间之间的门是锁住的,这使得2号房间里的黑猩猩垂涎欲滴却无可奈何。3号房间里是另外一只黑猩猩,它能够通过移动一个木栓而开启1号和2号房间之间的门,从而使2号房间里的黑猩猩得到食物,而它自己却得不到。实验结果显示,80%的情况下,3号房间里的黑猩猩都会移动木栓。研究人员据此认为,利他行为并非人类所独有。 

Warneken认为,3号房间里的黑猩猩之所以愿意帮忙,另外一个因素可能是2号房间里的黑猩猩不停撞击房间的门,表示它需要帮助。

转自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076261135338182981.html 2007-6-26

日本将使用1000只野生猴子检测核辐射水平

距离福岛核电站泄漏已经过了九个月,日本科学家将释放一批身上佩戴辐射检测器和GPS定位系统发射器野生猴子,用以测试福岛核电站周围森林以及邻近区域的核辐射水平和扩散速度。

这个野猴探险实验是由福岛大学教授高桥鹰幸(Takayuki Takahashi)的团队设计的,他们将这批猴子分成了14个独立的团队。

该项目的首席科学家解释说:“众所周知猴子跟人在各方面都很相似,而且它们不是人类,它们谁都不会真正的注意到或者关心自己是否遭受了核辐射,所以我们选择了这批野生猴子,这些猴子将帮助我们获得某些地区更精确的辐射读数,让我们对通过森林中降雨、植物以及河流扩散的核辐射水平有更好的了解。”

这项计划将在明年春天开始实施,佩戴测量颈圈的猴子将在两个月内“监控”森林。

个人评论:我觉得日本这样挺残忍的,为什么不能用无人驾驶车之类的机器去检测呢?

转自 http://jandan.net/2011/12/14/measure-radiation.html 2011年12月15日

黑猩猩拍摄的“电影”

全世界第一部由黑猩猩拍的“电影”最近在BBC电视台的《自然世界》节目中播放。视频片段:http://news.bbc.co.uk/earth/hi/earth_news/newsid_8472000/8472831.stm

英国斯特灵大学(University of Stirling)的灵长类学家贝茜·赫雷尔柯女士(Ms Betsy Herrelko)是这个项目的“幕后策划”,她正在攻读灵长类行为学的博士学位。贝茜试图通过让黑猩猩制作电影来研究它们如何看待世界和同伴。

在18个月的时间里,赫雷尔柯女士将摄录技巧传授给了生活在爱丁堡动物园(Edinburgh Zoo)里的11只黑猩猩。

爱丁堡动物园里的黑猩猩们拥有全世界数一数二的“家”,他们的居住环境包括3块相互联通的户外活动区和一系列供研究员观察的小房间。

虽然大猩猩们以前从未参加过类似的研究项目,但是它们很快就表现出对电影制作的极大兴趣。贝茜为黑猩猩们设置了如下两个挑战。

第一个挑战

为了更好地了解黑猩猩更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画面,贝茜首先教授给这些黑色的大家伙们如何运用触摸屏来选择不同的视频短片。

一开始,黑猩猩们对同伴的兴趣似乎远远大于摄像机,它们一上来就开始争抢起来,打得不可开交。在它们平抚下来之后,一些黑猩猩开始对不同的视频短片进行选择。这些短片包括黑猩猩活动区周围的场景以及饲料准备间的画面等。但是试验表明,它们对摄像机所拍下的画面并没有特别偏好。

虽然赫雷尔柯女士并不能对此给出明确的解释,但是可能的原因包括黑猩猩对拍到的画面太过熟悉,已失去兴趣;或者它们无法表达“换个节目”的意愿。

第二个挑战

另一个挑战便是给黑猩猩们专用的摄像机,看看会发生什么!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当黑猩猩们得到摄像机之后竟拿着到处拍了起来,并意识到屏幕显示的画面随着它们的移动而改变。

研究表明,它们对自己拍摄到的画面的兴趣显然远远大于在触摸屏上可供选择的那些画面。

虽然,黑猩猩们不能像人类一样真正拍摄一部有情节有主题的电影,但是这项研究为我们提供了更多有关黑猩猩如何看待世界的信息,在电视制作历史上也会留下浓重的一笔。

转自:http://www.bbc.co.uk/ukchina/simp/entertainment/2010/01/100128_ent_chimpfilm.shtml 2010年1月28日

大猩猩爱看饲养员胸部 女员工拒露胸被炒

有“恋乳情结”的大猩猩“可可”,摄于2000年。图片来自加利福尼亚大猩猩饲养基金会 

加利福尼亚大猩猩饲养基金会的两名女员工以性骚扰状告该基金会主席,称她们因拒绝服从命令向猩猩裸露乳头而被开除。这桩诉讼以庭外和解告终。

这两名女饲养员名叫南希·阿尔帕林和肯德拉·凯勒。她们俩负责照顾加利福尼亚大猩猩饲养基金会的一头会用手语与人交流的大猩猩“可可”。一天,两人发现“可可”的打着奇怪的手势。基金会的主席帕特森认为这一手势的意思是“可可”想看这两名女饲养员的乳头。

于是,帕特森要求她们将自己的乳头展示给“可可”以满足它的这种“恋乳情结”。二人断然拒绝了这一要求,并于此后不久被开除。

今年2月,阿尔帕林和凯勒以及她们的一名前同事将加利福尼亚大猩猩饲养基金会及其主席告上法庭,索赔金额超过100万美元。12月2日,被告律师托德表示,该基金会已经同意庭外和解,但和解协议的内容属于机密,不便透露。

另据《旧金山纪事报》报道,这并不是唯一一起“露乳事件”,另一桩类似诉讼至今悬而未决。加利福尼亚大猩猩饲养基金会的一位名叫艾利斯·利维拉的前雇员向法庭控告该基金会强迫自己向“可可”裸露乳头七到八次之多。

“可可”是一只在美国家喻户晓的大猩猩,雌性。据说它目前掌握的美国手语词汇量已经超过了1000个。

2005年12月05日 据路透社报道

贵阳一公园野生猴王死亡 负责人:其他猕猴情绪稳定

尸体被埋进泥土里,猴王的手还直直地举着。

12月20日,贵阳市黔灵山公园内的白脸哨猴王和三只猕猴猴仔的尸体被游客发现。目前,贵阳市森林公安已着手调查猴王和猴仔的死亡原因。

贵阳市黔灵山公园是中国唯一的天然城市中央公园,园内生活着数百只野生猕猴。这些野生猕猴在公园内自由生活、繁衍,十分调皮可爱,深得游客和当地市民的喜爱。在贵阳市黔灵山公园内,每天都有市民自发前往喂养猕猴。12月20日,几位前来喂养猕猴的市民在公园内的一座山顶上发现了四只猕猴的尸体,市民说其中有一只是一个猴群的猴王,叫白脸哨猴王。据了解,这只死亡的白脸哨猴王有10岁大,尸体上没有任何伤痕,死亡原因目前还不能确定。

黔灵山公园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死亡的大猕猴目前还不能确定是不是猴王,但山上其他猕猴的情绪目前较为稳定。“由于今年冬天贵阳天气较往年寒冷,12月份是近三十年来最冷的。这对新生和体弱的猕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这些猕猴很有可能生病或者被冻死。”(明显是推卸责任,猴王肯定是身强力壮的,怎么可能是体弱多病的?)这位负责人表示,猕猴死亡的原因他们现在也不清楚。“但是,这样几只猕猴在短时间内连续死亡的情况,几年来从来没有发生过的。”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他们已采取一定措施保护猕猴。“目前我们已经在园区内加强了巡逻,也增大了饲料的投喂量。”

据了解,目前贵阳市森林公安局已将猴王和小猴的尸体带走,将通过技术人员解剖调查死因确定猕猴的死亡是否存在人为因素。

喂猴人与黔灵猴。

转自 http://news.ifeng.com/society/2/detail_2011_12/23/11527993_0.shtml 2011年12月23日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