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老虎小狮子甘当“牧羊犬”

对于羊群来说,如果让老虎和狮子来担当“牧羊犬”的职责,会是一件多么悲剧的事情。然而南非一家农场里的羊群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南非林波波省一位农场主收养了两只“乳臭味干”的小老虎和小狮子。近日,为了让它们早日回归自然,农场主让它们与羊群一起在农场的草地上活动。

没想到,这两个小家伙自动担当起了“牧羊犬”的职责,它们不仅追着羊群跑,还把羊群围成一圈。更好笑的是,它们还装模作样地蹲在草地上,做伺机匍匐状,以“恐吓”羊群,使羊群在它们的控制之下。

别看这两个小家伙威风不小,但其实它们年纪还不足周岁。白色的小狮子名叫“莫拉提斯”,今年只有4个月大。而这只名叫“泰戈尔”的小老虎也不过刚刚过了哺乳期。


转自 http://animal.kexue.com/2011/0110/13564.html  2011-01-10

松鼠被卡下水道井盖 警察众人忙施救

在德国一个小镇上,一只松鼠不小心把脑袋卡在排水井盖洞口。眼看小松鼠性命不保,幸好被好心路人及时发现。最后在众人的不懈努力下,这个小生命才得救。

故事发生在汉诺威附近的 Isernhagen。一位女士听到发狂般的尖叫声,发现了困在井盖上的松鼠。她报了警。大家试图把松鼠拉出来,甚至往它身上涂了橄榄油,可还是不成功。最后一名警察灵机一动,压住了松鼠耳朵,终于使其顺利地通过了井盖上的小洞。得救后,松鼠钻进旁边的花园休息去了。

去年在汉堡也有一只松鼠遭遇到类似的情况,然而它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当时消防队员们无法将松鼠拉出来,只好用钢锯将井盖锯开,结果松鼠很快就死了,很可能是惊吓过度。

原创编译自 http://www.spiegel.de/international/zeitgeist/german-police-rescue-squirrel-stuck-in-manhole-cover-a-848506.html

注:很多媒体报道说今年这只松鼠惊吓过度而死,应该是误报,根据上述德国《明镜》周刊的网站文章,今年这只松鼠成功得救了,是去年有另一只松鼠不幸受惊死去。更正:后来《明镜》网站又发了一篇 http://www.spiegel.de/international/zeitgeist/german-squirrel-rescued-from-manhole-cover-dies-a-848536.html,这只松鼠后来还是不幸死去了。也就是说两只可怜的松鼠都仙去了,悲剧啊 ~~>_<~~ )

这种鲨鱼游得太慢,只能乘你睡着时吃你

格陵兰鲨鱼是所有鲨鱼种类中生活区域最冷的鲨鱼,它们又是冷血动物,为了节约能量,它们运动得非常慢。


这种鲨鱼的平均游泳速度为每小时一英里,最高速度也只有每小时 1.6 英里。

它们的食物——当地的海豹——速度则有每小时两英里。

那么鲨鱼怎么能吃到海豹呢?原来,它们会等待海豹睡着,然后慢慢挪动过去吃……

这些海豹之所以在水里睡觉,是为了躲避岸上的北极熊。谁知道跳出油锅,又入火坑……

原创编译自 http://io9.com/5920894/these-sharks-are-so-slow-they-can-only-catch-you-if-youre-asleep

黑猩猩有预先制定计划的能力 自制“武器”攻击游客

去瑞典菲吕维克动物园看一只名叫桑蒂诺的雄性黑猩猩需要特别小心,因为你有可能被桑蒂诺事先储备的石头击中。

研究人员从桑蒂诺的行为推测,黑猩猩可能像人类一样具备预先计划的能力。

瑞典隆德大学博士研究生马蒂亚斯·奥斯瓦特通过亲身观察并采访动物园三位资深动物管理员发现,31岁的桑蒂诺会在动物园早晨开门前收集石块,建“弹药库”。它完成这件事后并不马上行动,而是等到正午前后才突然对游客发起攻击。

“这种现象确凿显示,黑猩猩会用一种复杂方式考虑将来。它们有高度发达的意识,可以在头脑中清楚想象可能发生的事,”奥斯瓦特在一篇关于桑蒂诺行为研究的报告中写到。报告刊登在10日出版的美国学术期刊《当代生物学》上。

奥斯瓦特说,桑蒂诺还会借助敲击,发现并去除石块不坚硬的地方。对于不容易拿来投掷的大石块,它会把它摔成小块,再放入“弹药库”。

“它首先能意识到可以制作这些‘弹药’,继而又计划如何使用‘弹药’,这非常特别,”奥斯瓦特说。

奥斯瓦特的研究结果印证了2006年德国科学家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德国马克斯·普朗克进化人类学研究所科学家在实验中发现,猩猩和倭黑猩猩能选出适合取回葡萄的工具,并且几个小时后还会记得带上这个工具去取葡萄。

奥斯瓦特说,桑蒂诺似乎安然享有黑猩猩家族首领地位,它不攻击其他黑猩猩,只攻击游客。

桑蒂诺和它的家族生活在一个岛状区域中,隔一圈壕沟与游客相望。

奥斯瓦特说,雄性黑猩猩对领地有天然控制欲望,因此,当看到壕沟对面的游客对它指指点点还发出笑声,而自己又无可奈何时,就会气急败坏。不过由于桑蒂诺瞄准能力太差,所以它的石头很少能击中游客。即使偶尔击中,也没有造成过严重后果。

动物管理员一度在上午把桑蒂诺禁闭,防止它囤积武器,但它的好斗脾气依旧不改。无奈之下,管理员去年秋天给它实施阉割手术。(觉得他们好过分,居然把人家阉了 T_T)

手术效果要到今年夏天才见分晓。在这家位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以北150公里的动物园,黑猩猩们只有在4月到10月间才在户外活动。桑蒂诺通常在6月和7月展示他的“特殊智慧”。

转自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09-03/11/content_10987470.htm 2009年03月11日 

狒狒能学习辨认字母组合

一项研究发现,狒狒能从无意义的字母中区分有意义的单词。尽管狒狒没有语言技能,但它们可掌握阅读的基本要素之一。

法国研究人员研究了一群狒狒,它们被安排在一个“围城”内,其中设置了数个有触摸屏电脑的亭子。狒狒可自由进入亭子里并完成电脑练习。在练习中,它们会看到由4个字母组成的序列,可通过轻拍电脑屏幕将该序列分类为单词或非单词。在给出正确答案后,它们会得到食物奖励。经过一个半月时间练习后,这些狒狒能从7832个非单词和500个单词中分辨出数十个单词,优秀的能识别308个,最差的也能识别81个单词。当然,这并不是真的阅读,它们并不知道单词的意义。这项发现显示狒狒和人类一样能记住常见的字母序列。

转自 http://science.solidot.org/article.pl?sid=12/04/13/0853245 http://chinese.eurekalert.org/zh/pub_releases/2012-04/aaft-bcl040912.php

会飞翔的浮游生物

浮游生物为大海带来了跳蚤杂技表演,这些微小的海洋生物能在水面上真正飞翔。研究人员用两种桡足类生物展示了前所未有的飞行表演:为了躲避掠食者,它们跳出水面,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弧线,飞行了40倍身体长度的距离。

研究合作者、海洋生物学家Brad Gemmell是在散步时无意中注意到这一奇特的现象。他跑回实验室用烧杯舀起一些海水,发现了许多桡足类动物。在放入一些吃浮游生物的鱼类后,他观察到了飞行现象。他与同事记录了飞行距离并测量了速度,发现这些微小的动物在空中能达到每秒0.66米,飞行了17厘米。

转自 http://science.solidot.org/article.pl?sid=12/03/21/1044227 http://news.sciencemag.org/sciencenow/2012/03/holy-flying-plankton.html

老虎吃肉塞牙缝 借树枝“剔牙”

人人都知道,凶猛的老虎有一口锋利的好牙,不过,人们最近发现,老虎也有“塞牙缝”的时候,也得“剔牙”。最近,一名摄影师在奥地利的一家动物园拍摄到老虎“剔牙”的镜头,十分有趣。

照片中,这只身处雪地的西伯利亚老虎也许是因为吃肉过快,不小心塞住了牙缝。无奈之下,它只能半裂开自己的嘴巴,假借雪地中的树枝来“剔牙”,清理牙缝中的碎肉,表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滑稽表情。

据抓拍到这一搞笑瞬间的摄影师称,“我当时也感到特别奇怪,没想到老虎也会塞牙。”

转自 http://www.chinanews.com/gj/2012/03-12/3737426.shtml

求爱被拒的果蝇会以酒浇愁

让一只雄性果蝇选择浸有酒精的食物和无酒精的相同食物,它的决定将根据最近是否和雌性交配过而定。遭到拒绝的果蝇更有可能去狂饮含酒精的食物。这项研究首次揭示出果蝇的社交互动会影响未来的行为。研究报告发表在今天出版的《科学》期刊上。

科学家已发现果蝇会饮酒,其大脑中的奖励通路会被激活,创造出“愉悦”的体验,而社交互动属于最“愉悦”的体验之一。研究人员想知道两类的奖励在大脑中有没有关联,因此设计了一个怪异的实验。他们让24只雄果蝇处于两种环境下:一半的果蝇以四只一组放入容器中,每组有20只准备交配的果蝇作伴,每只雄性可以和多只雌性发生关系;另一半的果蝇以每只一组放入容器,每组只有一只已交配雌性作伴,她会拒绝任何的求爱企图。四天后,这些天天做爱或天天被拒的果蝇被移到了一个新容器中,它们被提供了含酒精或不含酒精的饲料。研究人员发现,求爱被拒的果蝇摄入的酒精量是交配成功的果蝇的四倍。

illusiwind 写道 "研究者提出,神经肽F及其受体中枢的活动代表了奖赏中心的状态并会对行为进行相应的调整。哺乳动物大脑中也存在类似的物质神经肽Y。这一发现可能会有助于我们对药物成瘾机制的理解。"

转自 http://science.solidot.org/article.pl?sid=12/03/16/036251

研究称植物能嗅出同伴疾病

墨西哥研究人员最近指出,植物能闻出周围被感染或者遭虫害的植物,并对此做出应对,增强自身对害虫和疾病的抵抗力。

墨西哥伊拉普阿托市“先进研究与调查中心”的帕特里夏•撒莱•吉龙-萨尔瓦和她的同事们表示,这种所谓的“说话的树”现象20多年前已经被人们发现,但植物的嗅觉和气味处理机制却一直未能弄清。

研究者们说,昆虫和哺乳动物在接触到气味后,一秒内就能做出反应,但植物却需要更多时间。植物感知气味的方式与动物根本不同。

为了弄清植物对气味做出反应所需要的时间,研究者们将菜豆放到一种气味复合剂中,这种复合剂可以增强豆类植物对细菌类疾病的抵抗力。被放置在气味复合剂中一天后,菜豆对细菌感染产生了很强的抵抗力,但在复合剂中放置仅6个小时的菜豆却没有产生这种能力。

研究者们指出,在这个试验中,植物通过长时间累积气味,这个过程很可能就是植物之间信号传递的方式。

该研究成果发表于《化学生态学杂志》。

转自 http://www.chinanews.com/gj/2012/03-06/3722992.shtml

三万年前松鼠埋下的种子重新发芽

近日,俄罗斯科学家令一枚封冻了三万年的种子复活,让它长成为一株小树苗。这是到目前为止复活的最古老种子。

俄罗斯考古学家在西伯利亚科雷马河的永冻层、科雷马河岸地表下20-40厘米深的地方,发现70个松鼠冬眠的洞穴,洞里还有一些被吃过的果实。科学家从冰层冻结的情况分析称,它在埋入土中之后就没有融化过。它已经冰冻了三万年。

科学家将其中一颗种子带回实验室,企图让它发芽,结果失败了。最后,科学家利用水果中一种“胎盘组织”成份,在培养皿中成功令这枚已经封冻了三万年的种子复活。

在这项纪录之前,以色列的研究人员曾将一颗储藏了两千年的棕榈科植物种子种活。

转自 http://www.chinanews.com/gj/2012/02-21/3685473.shtml http://blogs.discovermagazine.com/notrocketscience/2012/02/20/flowers-regenerated-from-30000-year-old-frozen-fruits-buried-by-ancient-squirrels/

乌贼:在空中飞行比游泳更省力

乌贼与一般鱼靠鳍游泳不同,它通过肚皮上的漏斗管将水急速喷出,借助水的反作用力迅速前进。通过同样的方法,乌贼可以跃出水面,在空中“飞行”。科学家们最近发现,乌贼在空中飞行比在水中游泳更省力。

科学家通过高速摄像发现,乌贼在空中的速度比水中快五倍。

不过也有学者认为乌贼跃出水面只是为了逃避敌人。

科学家们需要进一步研究乌贼究竟有多少时间是在水面以上的。

原创编译自 http://www.nature.com/news/squid-can-fly-to-save-energy-1.10060

马达加斯加发现世界最小变色龙

科学家近日在马达加斯加岛上发现了全球最小的变色龙,也是世界上最小的爬行动物之一。这种雄性变色龙成年后,不算尾巴的体长为16毫米,算上尾巴也只有30毫米。

科学家通常在夜幕降临后寻找蜥蜴和变色龙。因为变色龙通常在白天活跃,晚上就爬到高处的树枝上睡觉。对这些小家伙来说,“高处的树枝”其实距地面只有10厘米。

“它们在睡觉,你直接把它们拿起来就行,就像摘草莓一样容易,它们一到晚上就一动不动。”发现者格劳说。

不久前,科学家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发现世界最小蛙,体长不超过8毫米。他们认为那种青蛙是世界最小的脊椎动物。不过,也有其他科学家说,有一种琵琶鱼才是世界最小脊椎动物。

转自 http://roll.sohu.com/20120217/n335055380.shtml http://tech.sina.com.cn/d/2012-02-16/14106732373.shtml  2012年02月16日

小羊在群体中学会口音

科学家发现,把小羊放在羊群中,小羊的叫声会变得与所在羊群的叫声相似。

伦敦大学玛丽皇后学院的 Briefer 博士说:“我们发现具有血缘关系的小羊叫声相似,但生活在同一羊群中的小羊叫声也相似,而且年纪越大就越相似。这表明山羊会根据其生活的社会环境改变叫声,发展出口音。”

能够根据环境改变叫声,而不是只能发出基因决定的叫声,这是一种高级的能力。

原创编译自 http://www.bbc.co.uk/nature/17061101 2012年02月17日

黑猩猩会在他人求助时提供帮助

利他主义的进化一直以来让研究人员很迷惑,之前主要用“最终得利”——现在我可以帮助你,因为我预料在未来你可能对我有利——对其进行解释。然而,灵长类研究所和野生动物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进行的一项新研究表示,黑猩猩即使不会获得任何的直接个人利益或者立即的互换利益,也会无私心地帮助同类。但是黑猩猩这种帮助行为更可能是在接收帮助者的要求下进行,而不是自动进行的。

Shinya Yamamoto和他的同事通过两个不同的实验研究了六对黑猩猩。三对是母亲子女组合,三对是非亲戚关系的成年黑猩猩组合。实验设计用来检测黑猩猩是否会传递工具给自己的同类,即使做了这个以后不会给它们带来立即可见的利益。

在两个实验中,两个黑猩猩分别被放置在两个邻近的但是透明的小房间里,一个条件是提供一根吸管,这可以帮助黑猩猩喝到盒子里的饮料;另一个条件是提供一根木棍,这个木棍是用来帮助黑猩猩将饮料倒进房间里的。

在第一个实验中,这两个黑猩猩将会有不同的工具,那么具有吸管的黑猩猩就需要获得木棍,反之亦然。在第二个实验中,母亲子女组合将不可能进行互换工具,因为在24个实验中它们彼此的角色都已经定了,只能是给予工具者或者是接收工具者。

研究人员发现,黑猩猩能够传递工具给自己的搭档。但这个工具传递行为在搭档要求获得帮助的情况下(在小房间的一个洞中伸出它的手,比如说拍打)表现得尤其明显,即使没有希望从搭档中获得互换(第二个实验)和彼此之间没有亲缘关系的情况下。

“交流、互动在黑猩猩的利他主义行为中起着重要的作用,” Yamamoto博士说。“虽然人类可能在没有他人请求获得帮助的情况下就帮助他人,但是黑猩猩很少自动地为搭档提供有效的工具,虽然观察到搭档自救无效,但是这也不能够让黑猩猩自动地提供帮助。”

在请求获得帮助的情况下才提供帮助可能是更加经济和更为有效的策略。对利他行为的界定不会对提供帮助者获得任何直接的利益,在请求者提出要求需要帮助的情况下才提供帮助可以降低实施帮助者的不必要利他行为的风险。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在请求下才施行帮助”是一个理想的策略,因为在这种情况下的帮助总是有用的,而不会造成浪费。这种类型利他主义行为在人类进化过程中最初可能是由利他主义的盛行和发展促使的。

转自 http://www.lifeomics.com/?p=21076 2009-10-15

黑猩猩在无回报时仍会帮助他人

黑猩猩存在真正的利他行为,即在不期望得到回报的情况下,帮助一个无关的个体。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灵长动物学家Joan Silk曾设计过这样一个实验:相邻的两个房间里各置一只黑猩猩,其中一只黑猩猩面前放置两根杠杆,编号1和2,拉动1号杠杆,这只黑猩猩就会得到食物,若拉动2号杠杆,则这只黑猩猩在得到食物的同时也会帮助另一间房间里的黑猩猩得到食物。统计结果显示,这只黑猩猩在拉动杠杆的选择上是随意的,并不会因为能顺便帮助自己的同伴而选择更多地拉动2号杠杆。 

在最新的研究中,来自德国马普进化人类学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Evolutionary Anthropology)的心理学家Michael Tomasello及博士后Felix Warneken设计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实验。他们将三个房间分别编号1,2,3。1号房间里放有鲜美的西瓜或者香蕉,2号房间里放置一只黑猩猩,1号和2号房间之间的门是锁住的,这使得2号房间里的黑猩猩垂涎欲滴却无可奈何。3号房间里是另外一只黑猩猩,它能够通过移动一个木栓而开启1号和2号房间之间的门,从而使2号房间里的黑猩猩得到食物,而它自己却得不到。实验结果显示,80%的情况下,3号房间里的黑猩猩都会移动木栓。研究人员据此认为,利他行为并非人类所独有。 

Warneken认为,3号房间里的黑猩猩之所以愿意帮忙,另外一个因素可能是2号房间里的黑猩猩不停撞击房间的门,表示它需要帮助。

转自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076261135338182981.html 2007-6-26